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自3月31日起,召回121003辆汽车,包括部分CS75、睿骋、CS35、逸动、致尚XT、悦翔V7、奔奔mini、CX20、长安之星2、长安之星3汽车。该公司将为召回车辆的冷却系统进行免费清洗并更换冷却液。(记者 徐庆松)

“一汽夏利”更名为“中国铁物”,国民轿车终成历史

“国民轿车”一汽夏利彻底告别了汽车的舞台!

重庆长安汽车召回12万余辆汽车

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召回部分汽车的公告

由于供应商生产批次的原因,本次召回范围内车辆的冷却液抗氧化能力不足,可能引起冷却性能下降,会影响冷却系统的冷却效果,极端情况可能造成水温高,存在安全隐患 。

1月7日晚间,一汽夏利(000927.SZ)发布公告称,公司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并经深圳证券交易所核准,公司证券简称自2021年1月8日起由“一汽夏利”变更为“中国铁物”。

根据《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的要求,长安汽车已经向国家质检总局备案召回计划,为召回范围内车辆的冷却系统进行免费清洗并更换冷却液,以消除安全隐患。

计划自2015年3月31日起,召回以下产品,共计121003辆:

8日,中国铁物(000927)大幅低开,盘中快速下探,午后跌停。截至收盘,该股报5.56元,全日成交3.77亿元。此前的两个交易日,该股连续大涨,其中1月6日涨停,7日涨7.85%。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原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8月,法定代表人为廖家生,其十大股东信息显示,中铁物总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为该公司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6.60%,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为该公司第9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05%。

(一)2015年1月3日至2015年2月12日(含)生产的CS75、睿骋汽车,共计21538辆

(二)2014年12月9日至2015年1月30日(含)生产的CS35、逸动、致尚XT、悦翔V7汽车,共计65686辆

1月5日,该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其中企业名称由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也由原来的约15.95亿人民币新增至约55.72亿人民币,增幅为249.29%。2020年12月1日,公司经营范围也发生变更,由原来的轿车、汽车发动机、汽车零部件、内燃机配件的制造及其售后服务等变更为路机车车辆配件销售;铁路机车车辆销售、维修;检验检测服务等。

(三)2014年12月1日至2015年1月30日(含)生产的奔奔mini、CX20汽车,共计14334辆

(四)2014年12月5日至2015年2月27日(含)生产的长安之星2、长安之星3汽车,共计19445辆

“一汽夏利”更名为“中国铁物”,国民轿车终成历史

这就意味着, 一汽夏利将投向轨道交通产业,彻底告别了整车产销业务。至此,被称为“国民轿车”的夏利也将永远地退出了历史舞台。

我们将通过长安汽车特约服务站以***、短信、信函等方式通知相关车主,安排免费的检修维护事宜。车主可致电服务热线:400-888-6677(轿车热线)、400-884-0066(微客热线)或登陆长安汽车官方网站(www.changa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长安汽车将秉承对客户高度负责的精神,抓好产品品质管控工作,提供客户满意的产品与服务。

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从国民轿车到被“雪藏”停产

谈起夏利,大多数中国人对这一国产汽车品牌都不会感到陌生。

1983年,国内第一个微型车批量生产基地正式落户天津,在政策扶持下,生产基地得以引进日本汽车技术。

3年过后,第一辆红色两缸轿车在天津汽车制造厂下线。 当时,时任天津市长的李瑞环高兴地说:“我们自己生产轿车,华夏得利,中国人得利,就叫它夏利吧!”于是,夏利汽车应运而生。当时一辆大众桑塔纳也要卖二十万元,售价十万元的夏利轿车能够以更低的门槛进入寻常百姓家。

在夏利的时代,中国汽车保有量还远远没有到今天这个程度,进口车和国产车品牌竞争也远没有今天这么激烈。凭借着当时特殊的市场环境和自身的品牌优势,夏利创下了连续18年销量冠军的历史。

公开数据显示,在2000年前后,夏利在全国出租车市场的份额高达40%左右。2004年,夏利品牌便完成了第100万辆汽车的下线,成为中国首个产量过百万的国产汽车品牌。在2011年,夏利的年销量甚至一度高达25.3万辆,营收达到99.54亿元。

不过,随着中国汽车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国内各大城市开始限制两厢汽车的使用,以两厢车为主的夏利受到重大打击。2012年至2015年, 一汽夏利的年销量分别为18.5万辆、13.5万辆、7.2万辆和6.4万辆;2016年,夏利的累计销量持续下跌,全年销量仅为3.7万辆,同比降幅为43.3%。

根据公开数据,2013年、2014年,一汽夏利分别亏损4.8亿元和16.6亿元。2015年以及2016年,一汽夏利通过售卖资产实现盈利。但是,2017年亏损额又高达16.4亿元。

直到2018年4月,销量锐减的夏利正式宣布停产。

多次自救仍无力回天

夏利品牌失败后,一汽夏利也曾想过自救。

2017年,一汽夏利控股股东一汽股份就拟以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有的一汽夏利部分股份。当时,市场上广传董明珠个人入股以及旗下珠海银隆入股的方式接盘一汽夏利(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不过,最终双方还是没有达成合作。

同时,一汽夏利还计划将重心放在骏派系列上,并推出了多款车型。但是,由于技术和品牌落后,新战略并没有在市场上取得成效,反而加速了公司走向失败。

2019年,一汽夏利正式进入“清盘”阶段。

2019年11月一汽夏利以现有资质、厂房设备和负债与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博郡)成立合资公司天津博郡。一汽夏利持有天津博郡19.9%的股权,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

南京博郡是一家新造车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为黄希鸣。成立以来,南京博郡共进行六轮增资和两次股权转让,黄希鸣间接持有南京博郡43.46%的股份。

2019年12月,一汽夏利向天津博郡交割了上述资产和负债。同时,一汽夏利836名员工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与天津博郡签订了劳动合同。

不过,屋漏偏逢连夜雨。交易过程中,南京博郡陷入资金困境。2020年1月10日,北斗星通发布《关于2019年度业绩预告暨商誉及资产减值风险提示性公告》,提及博郡经营状况。北斗星通是南京博郡供应商,南京博郡拖欠北斗星通部分货款。

此前,根据双方签署的合同,南京博郡需要向天津博郡履行20.34亿元的出资义务。但目前,南京博郡仅向天津博郡缴付出资1410万元。至此,作为天津博郡股东的一汽夏利处境更加艰难。

2020年8月,天津博郡股东会决议,自2020年8月1日起停产停业(期限3个月),相关各方寻找新的投资者。

直至2020年12月1日,夏利一汽公司经营范围正式发生变更,由原来的轿车、汽车发动机、汽车零部件、内燃机配件的制造及其售后服务等变更为路机车车辆配件销售;铁路机车车辆销售、维修;检验检测服务等。

这也就意味着,长时间处于艰难自救的一汽夏利彻底告别了汽车的舞台,核心资产和上市壳资源都已经尽数被转让。

“国民轿车”终成历史。

(钛媒体APP编辑饶翔宇综合21世纪经济报道、易车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