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论,智能电动车这条赛道,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依然太过诱人。

在第一波以李斌、李想、何小鹏等互联网人“下海”创业造车的热潮,逐渐消退后,无间断地迎来了科技寡头、传统车企、房地产公司甚至头部供应商的入局,纷纷推出独立新能源品牌。

前途,在漠不关心中“复活”

手中握有更为充沛资源的它们,令本就竞争激烈的新能源乱战江湖,格局变得愈发破朔迷离。而过往经验告诉我们:“能量守恒”并不是一个悖论,有人加入其中,必然有人就此消亡。

回顾已然过去的2020年,赛麟、博郡、拜腾、奇点、前途……一个个曾经拥有过短暂高光时刻,名字感到颇为熟知的品牌,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天灾也好,人祸也罢,最终结果都是轰然倒塌后,留下一地鸡毛。

未曾料到的是,进入2021年,伴随整个市场大盘的快速膨胀,风口与机遇明晃晃地立在那里。也正因如此,它们之中的某些人借此大势,看似仍正在做着濒临窒息前的“挣扎”。

前途,坠落

提及前途,或许大多人并不陌生。

从发展节点来看,这家新势力造车的起步,与当下炙手可热的“蔚小理”并没有相差多少。而在诸多同行者还在为“准生证”所担忧的时刻,早在2016年前途就已获得发改委颁发的新能源整车生产资质,并于2018年获得工信部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

前途,在漠不关心中“复活”

“双证”在手,同年8月,定位纯电超跑的前途K50正式发布,补贴后全国统一售价达到68.68万元,一度超过创始版蔚来ES8,成为同期新势力造车中,最为昂贵的存在。而这样的产品定位与所营造出的调性,很快就为前途积攒下了一定声量。

但当前途K50正式交付车主,差强人意的反馈随之而来。除了整套还算吸睛的皮囊外,无论综合续航里程、驾驶质感,还是智能化等维度的综合表现,只能用失望与糟糕来形容。反应到数据端,在上市一年半的时间内,前途K50的累计销量仅为131辆。

祸不单行,公司经营层面,前途同样负面频出。

前途,在漠不关心中“复活”

2019年2月,其母公司长城华冠被爆,存在严重拖欠有关工资和供应商货款的情况。彼时,前途官方回复道,“公司在资金方面确实存在问题,但是不影响员工薪资的发放。”

很快,时间来到2019年底,前途及其母公司长城华冠出现“暴雷”,拖欠员工薪资情况继续加剧。恶性循环之下,2020年11月,资金链彻底断裂,前途位于北京三里屯的全国首家体验门店关闭,位于金港汽车公园的交付中心,已人去楼空。

“前途没死,也不会死。”

实际上,早在2020年8月,前途汽车创始人陆群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曾对公司所面临的困境做出回复。随后,他也补充道:“我觉得还是应该对未来有足够的信心和耐心。不管怎么样,前途会一步步来,顽强地活着。”

前途,在漠不关心中“复活”

一月之后,前途与法诺汽车传来“牵手”消息。据协议主要内容显示,二者将共同建立生产基地落户湖南常德市,由前途提供技术与资质资产,由法诺出资及配合公司在国际上的销售渠道。

毫无疑问,前途在遭遇不可逆转的打击后,曾试图“自救”。但上述合作,就现阶段反馈结果而言,已然不了了之,并未掀起任何的波澜。而在更多外界旁观者的眼中,这家新势力造车的继续坠落,难以逆转。

前途,复活?

年初,在与友人聊天时,曾探讨过一个有趣的话题,对于所有新创车企而言,抛开生与死不谈,最大的悲哀是什么?

前途,在漠不关心中“复活”

我给出的答案为:“当你犯错时,或者有所起色时,整个行业都显得漠不关心,甚至连报道与提出建议的欲望都不强烈,那才是真的失败。”而前途所面临的现状,恰恰如此。

殊不知,就在近日,在销声匿迹很长一段时间后,其官方微信***,自12月2日开始,突然恢复推送,连发三条推文,并在其中一条中宣布,将携手金港控股、蓝海创意云进军当下大热的元宇宙。

具体内容为:前途将基于区块链技术开发首款元宇宙赛车游戏,同时将线上游戏与线下赛事结合,实现虚拟与现实互通融合的赛车体验。

前途,在漠不关心中“复活”

与此同时,由创意云为前途元宇宙赛车游戏提供云底座和赛事需要的数字内容资产以及相关交互技术;由金港控股提供赛车场地及改装维修团队,并由前途提供车辆改装方案及改装零部件,最终实现三家共同打造线下GT赛事的目标。

而在三天后的一条推文中,前途还表示:“好久不见,我又回来了……给自己立个flag,我要努力的,多多发布,美美呈现,华丽转身。”

平心而论,借助目前十分有限的信息,并不确定上述种种稍显迷幻的举措背后,前途究竟想做什么。是彻底脱离主机厂的身份,借着元宇宙所兴起的浪潮,放手一搏?还是准备重新开始,借着新能源大盘所催生出的增量,重新复活?

前途,在漠不关心中“复活”

一切仍需静观其变,等待时间所反馈的答案。但能够确定的是,当下留给陆群与前途选择与调整的次数,所剩无几。

况且,久久无法消散的疫情,所带来的悲观情绪仍在发酵,也令各行各业的弱势者,更快坠落深渊之中。如此现象映射到曾经那些面对“风口”纷涌而至的新势力造车身上,萧条、淘汰、存亡,一个个相对刺耳的词汇,不可避免的成为大多人的终局。

“每个人只能独自面对生命的黑暗深渊断崖绝壁,风声呼啸,自身不能保全。又有谁可以互相依仗,长久凭靠。”

文末,想把《春宴》中的一段话,送给此刻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