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两年回归宣布K50复产,重返赛道前途汽车是否还有“前途”

前途汽车。新京报记者 王琳琳 摄

沉寂两年的前途汽车,又有了新动作。

12月18日,前途汽车在前途汽车苏州工厂举办的2022知前途策略分享会上,前途汽车发布“三新”规划。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表示,前途汽车将在新材料、新能源、新智能等“三新”领域进行布局,与此同时陆群表示2022年前途汽车K20将正式上市,同时前途汽车将开始布局海外汽车。此外,在2022策略分享会上,前途汽车首款车型前途K50复产下线并交付于新用户。

2021年新能源汽车逆势增长,中汽协预测新能源汽车全年销量或达340万辆,科技公司入局、全新势力下场,新能源汽车市场也呈现出全新的发展格局;此时,前途汽车重返造车赛场能否迎来“第二春”也充满未知。

计划明年量产太阳能光伏汽车

母公司动作频繁或为“复活”预兆

在2022知前途策略分享会上,陆群表示前途汽车将在新材料、新能源、新智能三方面重点布局,他认为新能源汽车需要轻量化降低使用成本,节约能源。

按照陆群透露的信息,目前,前途汽车已与轻合金领域的专家余艾冰院士、吴鑫华院士及澳大利亚蒙纳士大学达成合作,三方将共同围绕铝合金3D打印技术、流体金属车身骨骼结构、新型车身连接技术以及轻合金车身制造等技术进行研发与生产。未来前途汽车将继续深耕布局后续车型在新材料上的应用,通过新材料减轻整车质量以及满足用户的定制化需求。

在新能源方面,陆群称前途汽车将布局太阳能光伏汽车,称前途汽车已与苏州阿特斯阳光电力科技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双方将共同推广轻质车载太阳能光伏产品在整车中的产业化和商业化应用,并计划于2022年量产推出全球首款太阳能光伏汽车。陆群表示未来该技术将应用在前途汽车后续车型中并推向海外市场。

不仅如此,陆群更进一步表示,该项目将达成在光照三类区域(年等效光伏利用小时数在1200-1400小时)以光伏充电技术实现车辆日均50公里以上的续航里程目标。

在新智能方面,前途汽车瞄上元宇宙的热度。前途汽车称与金港汽车文化发展(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创意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前途汽车元宇宙赛事”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开发元宇宙赛车游戏,基于前途K50改装GT赛车打造线下赛事。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前途汽车的此次2022知前途策略分享会上出现了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和环球信托资产(马)公司执行董事林子皓等资本的身影。

沉寂两年的前途汽车为这次回归也做了一段时间的预热铺垫。12月2日前途汽车官方微信***发布前途K50的路跑视频,这也是继去年7月30日以来该账号首次更新;12月7日前途汽车再次发文宣布携手金港控股、蓝海创意签署元宇宙赛事战略合作协议;12月10日前途汽车推广其短视频账号并配文称“我又回来了”。

实际上,前途汽车此次的“复活”也并非毫无预兆。一方面从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大环境利好因素明显,业内普遍认为,新能源汽车市场化进入爆发式增长新阶段,已由过去的以政策为主转向了市场驱动。

另一方面是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的动作。今年5月底,长城华冠在前途汽车苏州工厂召开2021年第二次股东大会。按照长城华冠透露的信息,第二次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董事会和监事会,并决议批准了有关公司融资和股权激励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在长城华冠第二次股东大会上出现了一些重要企业和资本方(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例如南京经开区管委会主任沈吉鸿、苏高新创业投资集团总经理董敏、国科嘉和董事总经理仇连勇、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杜明冲和自然人股东李耀原等投资方。此后,有消息称从新三板退市两年的长城华冠有意重新上市,对此陆群曾回应称正在研究中。

12月10日,瑞峰新能源发布公告称将认购长城华冠不多于4%的股权;目前长城华冠正在进行一轮集资活动,拟通过投资者认购新股的方式筹集约人民币2亿元至人民币2.4亿元的资金,而认购协议为集资活动的其中一部分。

12月15日,长城华冠再表示与两家机构签署协议,三方将在铝合金3D打印在车辆的研发和应用方面、汽车人才培养等方面开展合作,前途汽车作为长城华冠的全资子公司,会将这些研发成果广泛应用在新车型上。

不仅如此,长城华冠与前大众中国高管苏伟铭创立的宾理汽车产生了关联。企查查数据显示,宾理汽车11月底成立,长城华冠持有其20%的股权。

卷土重来困难重重

反思定位实现造血更为关键

实际上,前途汽车的诞生可以说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体,前途汽车成立于2015年,正处于大力推行新能源汽车的风口初期,国家接连出台扶持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利好政策。此外,作为长城华冠的全资子公司,母公司在技术、设计、前期资本储备等方面为前途汽车营造出先发优势,据悉,长城华冠登陆新三板后前后五次共计募集资金21.2亿元,为前途汽车提供了前期资金储备。

2016年,前途汽车获得发改委批准核发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2018年,前途汽车进入工信部发布的新增车辆生产企业名单,正式成为国内第六家获得新建纯电动乘用车“双资质”的企业。

不同于以SUV为切入市场的首款车型,前途汽车首款车型定位于纯电动跑车。2018年前途汽车首款车型前途K50正式上市,补贴后售价为68.68万元。而由于车型小众、售价过高等因素,前途K50上市后的市场反应平平,至今销量不足200辆。

但前途汽车遇到的困境不止销量不佳。2019年2月母公司长城华冠被爆存在拖欠工资和供应商货款的问题,彼时前途汽车回应称,公司在资金方面确实存在问题,但不影响员工薪资发放;但2019年底,前途汽车和母公司被爆拖欠员工的薪资问题情况加剧。前途汽车的资金问题也愈演愈烈;2020年11月前途汽车位于北京三里屯的全国首家体验门店关闭,旗下首款车型K50停产,其位于金港汽车公园的交付中心也停业。

此外,企查查数据显示,前途汽车共涉及司法案件676起,有被执行记录26条,涉案金额超3亿元,历史被执行人记录545条,历史被执行总金额为3.56亿元;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被限高超400次。

对于前途汽车而言,其首款产品市场定位和定价、目标人群小众屡遭外界诟病。彼时陆群曾表示,前途K50并不是用来走量的车型,而是为前途汽车品牌和产品定位定调。业内认为前途汽车的这一想法并没有错,但问题在于前途汽车继前途K50后并没有及时推出适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前期将战线拉得过长,产品更迭更新慢,错失抢占新能源汽车初期发展市场份额的先机。

不仅如此,由于后续产品并未跟上,导致前途汽车销量并不乐观,难以实现自身造血;此外2019年签下的融资并未全部到账,更加剧了前途汽车的资金困境。

业内认为,对于重返造车赛道的前途汽车而言,当下需明确其定位,产品需更适合大众消费需求;也需要思考如何实现造血。在此次2022知前途策略分享会上,陆群表示明年上市的K20价格更亲民,但并未透露具体价位区间和定位。

业内认为,随着新能源汽车回归市场导向,同时传统车企加码布局、造车新势力迈进月交付万辆俱乐部和科技公司入局等复杂市场环境下,对于复产、重回造车赛道的前途汽车而言仍面临较大挑战。

新京报记者 王琳琳 摄影 王琳琳 编辑 徐超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