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消失的汽车客运站,见证城市的发展与变迁

2020年4月1日,曾经创下单日运送旅客17.4万人次纪录的广州汽车客运站“退休”。

那些消失的汽车客运站,见证城市的发展与变迁

2021年8月1日起,由于受高铁、顺风车、产业转移以及新冠疫情的影响和打击,经营形势不乐观,客源、营收断崖式下降,深圳沙井汽车站停止营业。其实,早在今年3月1日、6月1日,深圳福永汽车站、西乡汽车站已分别停止营业,沙井汽车站是宝安区内第三个关停的汽车站。

去年4月,有35年历史的广州汽车客运站(流花车站)关停。今年6月1日,广州番禺街坊熟悉的市桥汽车站也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停止相关业务......

在这个交通多样化的时代,汽车客运站被遗忘或关停,已是大势所趋。

沙井汽车站

落脚深圳第一站,不停歇的中转站

“以前开玩笑,说我们客运站是‘近黄昏’的‘夕阳’,没想到现在太阳直接下山了。”2006年,刚毕业的杨涛就来到沙井汽车站做保安,吃在食堂,住在二楼宿舍,一留就是15年。上个月底,他稳定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由于经营形势不乐观,客源、营收断崖式下降,沙井汽车站2021年8月1日起停止营业。实际上,早在今年3月1日、6月1日,福永汽车站、西乡汽车站已分别停止营业,沙井汽车站是宝安区内第三个关停的汽车站。

据悉,宝安辖区内最多曾拥有14家汽车客运站(点),但随着沙井汽车站的落幕,只剩下宝安汽车站、宝安客运中心站、西乡汽车客运站、机场汽车站、沙井中心客运站、松岗汽车站、石岩汽车站7家在经营,其他均已关停。

在高速公路还没建成时,沙井汽车站就在发车了,从深圳到广州一天只有一趟车,早上出去,晚上才回来。“那时候门口的马路都还是泥路。”汽车站往日的辉煌仍在口口相传,杨涛表示,“当时没有高速,边走边拉客。”

除了班次最多的广州线,沙井汽车站还开通了省内直达路线和南方省份的长途客运,包括湖南、广西、贵州等,甚至远达河南西平。自20世纪末,班车从沙井汽车站口开进开出,载着一车车人的期许来到改革开放的前沿,又载着他们对家乡的牵挂重返故土。人来了又去,只要下车、抬头,“沙井汽车站”的招牌仿若是一声熟悉的问候——“欢迎回来”。

“沙井汽车站是我十多年前来沙井落脚的第一站。”在电子厂工作了十几年的王彪回忆起来深务工时的样子,仍旧充满了感慨。

沙井汽车站旁的小旅馆,40块一晚的住宿费,与老乡两个人挤着住的小单间,几个关键词从王彪嘴里蹦出,不仅勾勒出无数来深务工者的模样,也充满着他们对深圳这座城市的最初想象。

王彪所提起的时代,不仅是他最为年富力强的时代,更是沙井汽车站的“黄金时代”。“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是最辉煌的时候,一次春运就可以把全年的任务完成,”沙井汽车站站长刘恒回忆道。

在刘恒看来,那时的沙井汽车站像是一个不停歇的中转站,把周围工厂里的人运出去,再把外面的人接回来。放寒暑假的孩童、来深过冬的老人在这里团聚,赶着回家过节的农民工在这里结束一年的辛劳,更有无数左手提着塑料桶、右手拎着一篮子土特产的年轻人在这里开始“闯深圳”。

在那时,每逢节假日,汽车站内来来往往,总是挤满了人,赶上春运就是“人山人海”,排队能排到街对面。夜里凌晨一两点,卖炒粉的、卖饰品的、卖衣服的小摊贩们仍在热火朝天地营业,推着小推车在汽车站前的新沙路旁首尾相连,一车车刚抵达沙井的乘客们则在其间挨肩迭背。

“以前上班都是十几个钟头,特别是春运,我们都是自愿加班的。排队的人密密麻麻的,连吃个饭、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有。”自2011年来到沙井汽车站做起保安,在黄兴看来,沙井汽车站的“黄金时代”得益于周边发达的制造业。“这周围都是工厂,几千人要回家会选择这里,外面的人进来沙井,也会选择这里。”

番禺市桥汽车站

建设最早,线路曾辐射超百座城市

2021年6月1日,运营35载,广州市番禺区市桥汽车站这个番禺区建设最早的汽车站停业。记录着来往旅客出行的酸甜苦辣,见证着番禺的发展与变迁,却因慢慢落后于时代飞速前行的脚步而选择退出市场。

有“老番禺”告诉南都记者,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市桥汽车站曾人声鼎沸,“想买票至少得提前半小时到现场,不然票就售空了”。如今,出行方式日渐多样化,汽车站客流逐年减少。不少旅客表示,他们对于市桥汽车站选择暂停公路客运班车运营相关业务并不意外。此后,他们将考虑其他出行方式。

“以前无论是去做生意、打工还是探亲,人们都要来这里坐车,这是‘必经之路’。”“老番禺”冯先生告诉南都记者,车站最旺盛的时期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时候,车站里几乎每天都人山人海,男女老少背着大包小包,拿着车票排队等上车。

凭借着地理优势、持续创新的管理模式以及不断提升的服务质量,市桥汽车站从2004年截至2021年5月12日止,累计发送428.89万班次,发送旅客4015.76万人次。其中,日发班班次最高的一天达到796班次,旅客发送量最高的一天约2.43万人次。

挂在站场入口处的线路图似乎仍诉说着当年的繁盛:从市桥汽车站发车,能够辐射广东省内超过50个县市;省外贵州、湖北、湖南、江西、四川、海南等6个省份及广西壮族自治区、重庆直辖市的超过60个城市;最远能去到四川阆中,全程约1603.4公里。

每个月都需要乘坐一两次长途汽车的冯先生是番禺市桥人,从小便习惯来市桥汽车站乘车出行,在他的记忆里,来市桥汽车站乘长途汽车曾是“老番禺“们最重要的出行方式之一。“那时候,我们从市桥出去广州市中心都得来这里坐车,路程要两个多小时,还得坐船过渡口。”

冯先生还表示,现在打车、公交、地铁、高铁等各种出行方式都非常便利,来汽车站坐车的旅客人数大幅度减少。“这个车站,从它建设到慢慢壮大,再到客流减少,我都见证了”。

市民毛女士也认同这个说法:“现在大家出行都是打车比较多,而且广州南站也不远,选择更多,所以市桥汽车站关闭也是正常的。”

福永客运站

旅客曾排队到马路上,多次扩建

今年3月1日,深圳福永汽车站停止营业。从前旅客排队都排到马路上,然而随着近年来出行方式的巨变,客流量持续下滑,如今疫情的持续打击更令它难以为继......作为无数打工人当年来深第一站的福永客运站见证了宝安改革巨变26载(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

20世纪90年代,“三来一补”成为宝安国民经济发展支柱,众多“三来一补”企业从业人员来到宝安的第一站即福永客运站。当时政府为解决城市建设者的出行问题,把地划出来成立了福永汽车运输公司。这座车站,曾为深圳“拉来了”一批又一批城市建设者。如今年轻一代的来深建设者可能还想象不到,最早的福永客运站仅是一片铁皮房。

老家在湖北的程先生说:“我1999年就来到福永工作和生活,上班的公司就在福永客运站对面,平时经常在客运站附近散步。都开业这么多年了,真的(停业)很可惜。”让他倍感遗憾的是,来福永20多年,进入福永客运站坐车仅有两次。返乡路程稍远,往年春节会倾向于选择铁路或航空方式。

据福永客运站文站长介绍,如今客运站所在的位置是1999年12月才建设好的标准化场站。客运站行政办陈主任回忆:“我们刚搬到这里时,鞭炮铺满地,客车都算是当时最豪华的。”

据了解,2000年,福永客运站成为宝安区示范场站,那一年成为它走向辉煌的里程碑,正式与特区接轨。作为宝安区最好的场站,福永客运站和沙井客运站共同包揽了整个宝安客流量的一半。2010年前后,福永客运站客流量达到高峰期,旅客排队都经常排到马路上去。因为客流量过大,该客运站曾多次扩建,并于2013年从三级场站升级为二级场站。

自2014年以后,福永客运站客流量开始下滑,可谓一年不如一年,且2020年后又遭遇了疫情的重创。文站长感慨,“2020年,原先扩建的车站二楼又没了。而就今年春运的客流量来说,平均每一天都比去年下降70%,经营难以为继,只能选择关停。”

在车站附近拉客的张师傅和李师傅表示,城际列车和滴滴顺风车比大巴车方便得多,早已分流了大部分客流。出租车司机李师傅说:“福永客运站停业后,我就去地铁站周边拉客。”

流花车站

创下单日客流量17万人次的纪录

2020年3月31日晚,广州汽车客运站(又称流花车站,下称“市站”)的最后一班车载着这个客运站的最后2名乘客,在夜色中驶离了候客的站场。这座曾经创下单日运送旅客17.4万人次纪录的35岁汽车客运站至此“退休”了。4月1日起,广州汽车客运站关停。这是继2019年越秀南客运站、黄埔客运站、永泰汽车站关停后,广州中心城区再有汽车客运站“退休”。

建成于1985年的广州汽车客运站与省汽车站隔马路相望,毗邻广州火车站,这一带是广州逢年过节时的人流量高峰区域,对于很多外来人员而言,这里是到达广州的第一站。改造后,设计的最大日客运量可达18万人次。

“上大学的时候,放假都是从这里回凤岗。”市站停运的消息,勾起了不少广州市民的回忆,一名网友留言:“这是我每一次一个人奔波时逗留最多的车站。”与停运前的落寞不同,在本世纪初,市站所在的流花商圈,曾是节假日广州的人流高峰区域。

春运的节后客流回流,是市站每年最热闹的时候。从各地搭乘火车到广州站的人们涌入市站,购买汽车票前往深圳、东莞、中山、顺德等地,人流在火车站到市站的人行天桥上川流不息。“那个时候车站里都是人,上车检票都要排队。”候车大厅内的便利店开在这里已经有十几年,现店主李先生从他姑姑的手中接过便利店。“这些年来眼看着人流越来越少。”

关停前几年,广州市站的客流量有大幅度下降。据介绍,市汽车客运站关停前日均发送客运量大概在1500人次左右,而在2020年初疫情前每天客流量也在5000人次左右,这和十多年高峰时的客流量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疫情发生前,该站主要营运线路涉及珠三角、粤东、粤西、粤北等省内地区线路以及广西、湖南、湖北、江西、浙江、海南、福建、云南和山东等省际线路。关停后,在广州市站发班的所有班车线路,调整到广州市区内其他客运站场继续经营。

盘点

省内关停的部分汽车客运站

广州北站汽车客运站 位于广州花都区商业中心秀全大道1号,毗邻广州北站火车站、武广高铁花都出口处,交通便捷。于2019年3月1日起正式停运。

广州越秀南客运站 始建于1950年,地处越秀南东园横路,是国家二级汽车客运站场,广州市历史最悠久的长途汽车客运站。于2019年5月1日正式停运。

广州永泰汽车站 位于广州市白云区新广从公路(白云大道北),2002年10月18日开通营运,2019年6月1日起正式关停。

广州黄埔汽车客运站 位于广州市黄埔区黄埔东路1078号,广州市东部交通枢纽中心,2006年建成运营,2019年6月1日起正式关停。

广州番禺汽车客运站 位于广州市番禺区石碁镇清河东路傍西村路段,总占地面积93,331平方米。2004年12月19日正式启用,2019年8月1日正式关停。

广州汽车客运站 又称流花车站。位于越秀区环市西路158号,毗邻广州火车站,是国家一级公路客运站场。于1985年建成,于2020年4月1日起正式关停。

广州番禺市桥汽车站 位于番禺区市桥街道桥兴大道16-18号。1986年,番禺选择在市桥建立全区首个长途汽车站。2021年6月1日,暂停公路客运班车运营相关业务。

深圳福永客运站 成立于1994年6月,于1999年12月迁至现址,坐落于宝安区福永街道中心南区。2021年3月1日停业。

深圳沙井汽车站 位于宝安区沙井街道新沙路,始建于1978年,扩建于1997年,是沙井最早的汽车站。2021年8月1日起停业。

04-07版

统筹:杨存海

采写:南都记者 蒋津津 冯芸清 王童 蒋臻 实习记者梁思华 南方日报记者 郑慧梓 尹辅华

摄影:南都记者 霍健斌 钟锐钧 何玉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