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王室的光环将它推上了巅峰时刻,无奈命运多舛,被卖了一次又一次,最终这个英国豪华品牌被印度塔塔汽车收购。

商汤绝影: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千里马」

商汤「绝影」正式登场。

在 2021 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期间,商汤科技推出全新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品牌「SenseAuto 商汤绝影」(以下简称「绝影」),新品牌的成立意味着商汤要集中优势兵力和资源去布局智能汽车相关解决方案,在这个朝阳且规模庞大的产业里拓宽自身成长的边界。

印度这个神奇的国度还真创造了神奇,但是它神奇的背后离不开强大的中国市场与路虎自身的品质!

「绝影」是一套包含智能驾驶、智能座舱、路云感知、赋能引擎以及 AI 底座在内的拥有完整架构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商汤将从车端智能、路端智能、云端智能三管齐下,打造智能汽车时代的全新供应商。

作为商汤在智能汽车领域积累 5 年的核心成果,「绝影」落地之后,将与全球范围内如博世、Mobileye 等巨头,还有国内的华为、阿里、百度 Apollo 以及自动驾驶独角兽 Momenta 们形成正面竞争。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外观硬朗的路虎,与它的身世显得格格不入。路虎的一生就像一个颠沛流离的孩子,享受过荣华富贵,经历过十年寒窗,最终在中国焕发了它的第二春。

过去 5 年,商汤在汽车业务上已经积累了不少技术和商业化成果,依靠智能驾驶和智能座舱方案,商汤已经与全球超过 30 家车厂建立合作关系,而且已经确定定点的车辆订单数超过 2000 万辆。

路虎的出身备受争议?

这些数据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绝影」并非新兵,而是积累颇深的「扫地僧」,并不惧怕竞争。

「绝影」本身是古代的一匹千里马,如今被招至商汤的麾下,将成为搅动中国乃至全球智能汽车战局的又一大变量。

1947年,罗孚汽车公司的一名技术总监莫里斯-维尔克斯(Maurice Wilks),他的一位朋友几经周折购买了一辆威利斯,也就是Jeep。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Jeep的初衷是为满足美国军需生产的,它不仅可以翻山越岭、跋山涉水,而且结构简单,拆装也非常容易,是一款全地形的越野车。

现如今,人工智能公司多数已进入智能汽车领域,因为传统汽车向智能汽车转型过程中,人工智能技术是核心驱动力,包括智能驾驶、智能座舱等,都离不开 AI。

商汤此时推出绝影,是顺势而为。

Wilks见到这辆Jeep后,非常的感兴趣,他认为这款车非常适合农间等恶劣的路况,于是Wilks就向他的这位好友软磨硬泡,让他朋友把这辆车卖给他。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然后他又找了一帮工程师,把那辆Jeep拆成了零件。后来Wilks借助Jeep的灵感,在威尔士的海滩上,用简单的线条勾勒出了一辆拖拉机和越野车功能于一身的多功能四驱车轮廓,这辆车就是路虎。

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确立「绝影」品牌,商汤有自己的思考。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后来有人说它是“山寨版”的Jeep,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吧!罗孚本身就是一家汽车公司,拥有典型的英系风格,而且它的外观和Jeep也有明显的区别,比如车辆的“前脸”显然不同。

这就好比我国引进了日本新干线、德国西门子等高铁技术后,经过消化吸收打造出了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复兴号动车组一样。

英国王室为其做背书

商汤绝影: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千里马」

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移动智能事业群总裁、研究院院长王晓刚,也是绝影的直接负责人,他阐述了这样一个逻辑:

路虎起初只是罗孚公司旗下的一款车型,或许是由于Wilks家的女主人经常说,这只是“男人造的男人车”。让Wilks意识到,一定要打造成一款既舒适,性能又好的品牌。

随着时代的发展,今天我们正处在一个从移动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变的重要变革期。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1948年,首款路虎一经面世,可谓一鸣惊人,不仅受到大众和军方的喜爱,而且英国皇室也很青睐,一度成为国王的定制车。

仅用了3年时间,销量从3048辆飙升到16000辆。

BBC曾经做过一期节目,其中有采访到伊丽莎白女王为何如此钟爱路虎,老太太也很坦诚,这款车充斥着机械感,是它最信任的汽车。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英国王室和路虎的渊源可谓是由来已久,伊丽莎白女王的老爸,将路虎选为自己的定制车;此后的伊丽莎白不仅乘坐路虎周游世界,而且在部队检阅式乘坐的也是路虎;包括王室中戴安娜王妃、威廉王子与其妻子凯特、甚至连小乔治都是路虎的铁粉。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有了市场的认可与英国王室做背书,路虎也迎来了自己的辉煌时期,门庭若市,销量火爆。

到了1966年,路虎销量已经突破了50万辆,一时成了全世界的宠儿。各种奖项拿到手软,“汽车工业史上英国最佳技术革新”、“最佳展出车型”,甚至在法国卢浮宫的艺术展览馆内,陈列了一路路虎揽胜,并将其称为现代雕塑艺术的杰出作品。

以往移动互联网连接的是人与人、人与服务,而产业互联网连接的则是机器和机器、人和机器。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恐怕当时谁也不会想到,在多年后,罗孚成了“中国企业”,大家可能不知道,上汽旗下荣威汽车的前身就是罗孚,而从罗孚脱离出来的路虎品牌,几经转手后被印度塔塔汽车收购。

路虎就像个颠沛流离的孩子

在产业互联网时代,智能汽车将是巨大的增量业务市场。

1978年之前,路虎仅仅是罗孚汽车公司的一个产品生产线;就在路虎风生水起的时候,罗孚因经营不善,1967年被英国利兰兼并,成为利兰旗下的一个分公司。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而到了70年代,英国利兰也遇到了财政危机,1978年,路虎被迫从罗孚分离出来,作为其旗下的一个独立公司运营。

智能汽车从传统的制造为主变成「制造+服务」双管齐下。要做好其中的「服务」,意味着我们要去深度挖掘视觉数据、感知数据带来的价值。

1994年宝马收购了罗孚及路虎品牌;

现在,国内每年有 2000 多万台新车上市,每台车都装了各种传感器,将产生巨量的视觉数据、感知数据。

商汤作为一家人工智能平台公司,在计算机视觉领域是传统强项,注重挖掘视觉数据、感知数据的潜在价值。

又于2000年将其拆分,并将路虎品牌以30亿欧元的价格卖给了福特。福特成立了拥有阿斯顿·马丁、林肯、捷豹、路虎、沃尔沃汽车等高端品牌的“超级汽车集团”。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2006年,福特又以600万英镑的价格从宝马收购了罗孚品牌,路虎和罗孚再次牵手。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福特为了轻装上阵,将捷豹、路虎和已被冷落的罗孚同时转让给了印度塔塔汽车公司,塔塔汽车随即成立子公司捷豹路虎。

所以商汤的基因和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智能汽车业务爆发之间有着很高的契合度,这也是商汤将汽车业务作为战略重点的根本原因。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路虎就像个弃子一样,被卖了一次又一次。或许是由于路虎品牌魅力的所在,如果换做其他品牌,在这几十年的折腾中,可能早已不复存在。

商汤汽车业务目前要做的就是向车企提供智能驾驶和智能车舱解决方案,然后以此为基础去挖掘海量感知数据的价值,为用户做好服务。

还要和大家分享一组数组,有机构做过一项调查,从1951年到现在,世界上左右卖出的路虎卫士,也就是路虎的第一款车型,尽管该车型在2016年已经停产,但仍有超过60%的数量在正常行驶,可见路虎的品质与其强大的生命力。

而在更远的将来,因为商汤有着丰富的业务线,包括智能影像、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慧文旅等等,这些业务后续将和智能汽车业务做一些深度的结合,产生商业上的化学反应,为用户带来新的价值。

不管是中期目标的达成还是远期目标的实现,其核心基础就是「绝影」这套完整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那么,「绝影」到底要做些什么?

路虎东山再起

路虎品牌被印度塔塔汽车公司收购,是被外界一致看衰的。毕竟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中,接受这么一个烫手山芋,是需要很大的底气和勇气。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但不得不说,印度真的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在塔塔汽车公司潜心经营了两年之后,路虎竟然再次焕发了青春,扭亏为盈。

1、车路云三管齐下,赋能车企智能化

商汤绝影: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千里马」

从绝影的整个架构来看,最为核心的还是智能驾驶和智能车舱两项产品解决方案,直接面向车企客户,有非常丰富的功能选项,车企可以自由选择,可以要单项,也可以成套方案进行采用。

这一点类似于华为推出的 Huawei Inside 方案。

在智能驾驶方案上,绝影目前推出了 Pilot-V 视觉感知方案、Pilot-L 激光雷达感知方案以及 Pilot-P 驾驶领航方案,能够实现城市道路的领航辅助驾驶,要和特斯拉 NOA、小鹏的 NGP 掰掰手腕。

有人说我国功不可没,救路虎于水火之中,其实不是没有道理。路虎被塔塔汽车收购后,先后将其旗下的路虎揽胜等多款车型引入我国,凭借其出色的品质与贵族气息,不仅在我国赢得了赞美之声,销量再次赢来了大爆发。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后来路虎推出的揽胜极光,希望将此车作为路虎品牌未来的设计理念。果然不负众望,当时此车一出,可谓是一车难求,最高时一辆车已经加价到20万。

商汤绝影: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千里马」

当然,这些都是眼下能够量产的方案,在更高级别的 L4 级自动驾驶领域,绝影还打造了自动驾驶接驳小巴,并且把 AR 增强现实技术与其进行了巧妙的结合。

商汤绝影: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千里马」

而在智能车舱方面,绝影以商汤在视觉感知上的积累,推出了 Cabin-D 驾驶员感知系统、Cabin-O 座舱感知系统、Cabin-K 智能进入系统,此外,绝影还有 Cabin-V 座舱域控制器的开发规划。

如果说10年前,路虎揽胜极光用前瞻的设计理念颠覆了我国消费者对“SUV 美学”的理解;

商汤绝影: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千里马」

具体到功能上,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那10年后,全新路虎·揽胜极光L的上市,可谓是将路虎命运多舛的一生演绎的淋漓尽致,硬朗、潮流、格调、品质、豪华的底蕴更加凸显了路虎揽胜精工奢华的家族基因。

车内的驾驶员行为监测、疲劳监测;车内遗留物、儿童、宠物等的检测;车内的语音识别、手势识别等多模交互;车外人脸识别上车等等,都是商汤绝影的能力范畴。商汤绝影: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千里马」

这些方案已经有不少客户,比如今年量产的长城 WEY 系列、奇瑞捷途等车型会搭载绝影的技术和解决方案。

L也是中国车市独有的标签,一方面源于我国消费者对大空间的需求,另一方面,则是奇瑞捷豹路虎对中国市场深入认知的最大化演绎。轴距增加了160毫米,后排座椅空间由原先的859毫米提升至1015毫米,大幅提升了空间感和舒适度。

商汤绝影: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千里马」

在两项核心产品方案下方,是「绝影赋能引擎」,该引擎在横向打造的是开放的感知平台,纵向则可提供智能汽车全栈开发能力,不但可以支撑商汤自身的汽车业务发展,也能帮助车企们快速、低成本打造智能汽车产品。

简单说就是商汤绝影既可以供应技术方案给客户,也能助力车企构建起车辆智能化层面的自研能力。

在绝影架构的最上层,是路云感知平台,这是除了单车智能外,国内正在大力发展的车路协同方案,商汤以往就有智慧城市相关的业务,所以移植到绝影架构里来,是既有成果的复用,性价比高。

这个平台包括了路侧感知方案和车路协同云控平台。

前者是一套在路端部署各类传感器(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摄像头等)实现路侧感知的方案,这也是目前百度、阿里等巨头发力的领域;

路虎,一个被印度公司收购的烫手山芋,靠中国能否东山再起

这无疑再一次强化了它的核心竞争力,把中国需求,视为车型革新的信条,这也正是中国市场的魅力所在。

而后者则是在云端对路端设备、道路情况、车辆情况等数据进行管理的云平台,是一个统一调度的大脑。

商汤绝影: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千里马」

绝影方案的大底座就是商汤这两年投入大资金和资源在做的「SenseCore 商汤 AI 大装置」

这个装置拥有超强的算力,海量的算法模型库,能够对大规模数据进行分析和处理,可以支持商汤各条业务线的发展,包括被推上重要战略地位的智能汽车业务。

商汤绝影: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千里马」

这个大装置到底有多大的算力?商汤给出的数据是 3740 Petaflops(每秒千万亿次浮点运算),1 天内可以处理时长 23600 年的视频,可以称得上是全球前几位的超级计算集群。

现在特斯拉也在搞自己的 Dojo 超级计算机,目的就是为了训练海量数据来解决长尾问题,从而不断增强其自动驾驶系统的能力。

商汤的 AI 大装置,就像是特斯拉的 Dojo 一样,将为后续绝影的智能驾驶算法不断变强提供支持。

简单理解的话,商汤的 AI 大装置就像是一个算力和通用算法的兵器库,当要把这些能力应用到智能汽车上时,只需要针对应用场景进行改造,就能锻造出适配的算法武器。

不但效率提升,开发成本也相应降低。

在绝影架构的几大核心模块之外,商汤也在探索其智能汽车业务和其他既有业务、第三方业务产生链接的可能。

比如商汤打造的自动驾驶 AR 小巴就和商汤现有的智慧文旅业务产生了链接,因为小巴可以投放到一些旅游景点运行,车内会有画面和声音对景点进行解说和动态呈现。

未来,类似的业务链接会越来越多。

这么看下来,商汤绝影依托于商汤科技的 AI 技术基础,全方位参与到了智能汽车市场中。

从自动驾驶到智能座舱,从单车智能到车路协同,从车端到路端再到云端,绝影是智能汽车的「全家桶式」方案,车企可以整套选择,也可以单选,灵活自由。

而且,商汤还能帮助车企构建智能化能力,以开放的心态建立开放的赋能平台,打破传统的「金字塔式」的汽车供应链体系。

绝影的发布以及架构的确立,并非商汤对智能汽车的热潮的一次跟风行为,而是过去多年技术和商业化积累的一次顺势而为。

2、绝影的竞争力在哪里?

谈及绝影的核心竞争力,其中不得不提的一项就是商汤积累多年的通用视觉感知能力,无论是在人脸识别还是在其他目标物检测和识别领域,商汤已经在过去几年成功对这些技术进行了大规模商业化,其成熟度得到了验证。

而在汽车领域,商汤在 2016 年的时候与本田汽车达成了 5 年期的战略合作关系,本田看中的就是商汤的 AI 视觉感知能力。

2017 年时,商汤依靠着单个摄像头在局部区域实现了自动驾驶。

商汤绝影: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千里马」

商汤的汽车业务就是缘起于这一次的合作,可以说没有 5 年前的这次合作,就没有 5 年后诞生的「绝影」。

商汤的 AI 视觉感知能力的长板在过去几年不断被强化,在绝影解决方案中,绝影赋能引擎就包含了一个开放感知平台,其中内嵌了商汤的通用视觉感知能力。

当这些视觉感知能力应用到智能驾驶场景时,系统可以对各类常见交通参与者和道路信息,以及路面标识、施工区域锥形筒、异形车及各类障碍物等长尾场景元素进行感知,而且在雨、雪、雾等不同环境下均有稳定表现;

在智能车舱场景,其能够精确检测遗留物、宠物、安全带、安全座椅等长尾元素。

和特斯拉一直推崇视觉感知在自动驾驶系统中的应用一样,商汤一直在强化视觉感知能力。

但商汤绝影不想成为「偏科生」。

目前也推出了针对摄像头、毫米波雷达、激光雷达等不同传感器的融合感知方案,可以覆盖不同成本和感知精度要求的自动驾驶系统,从 L2+ 到 L4 级自动驾驶,就像搭乐高那样快速升级。

商汤绝影: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千里马」

除了感知模块,商汤也在过去的积累中搭建起了全栈系统的研发能力,包括在规划和控制层面的能力也在补强。

而为了真正打入到汽车工业体系内,商汤在产品、交付、质量管理以及供应链层面都从汽车行业里引进了大批人才,这么做的成果就是,商汤通过了 ASPICE L2、ISO 26262:2018 ASIL B 产品认证证书等汽车行业的国际认证。

从感知的单点能力出发,如今的绝影已经初步具备了从全栈研发到产品交付的体系化能力。

绝影相对于市面上其他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还有一大特色和优势就是 SenseCore 商汤 AI 大装置。

感知能力的提升,意味着对于极端场景的长尾问题的处理更加得心应手,这离不开海量数据的投喂,后方则必然需要一个大规模计算集群的支持,商汤的 AI 大装置就扮演着这样一个角色。

这个 AI 大装置由算力层、平台层和算法层三部分组成。

所谓算力层指的是这个大装置中有大规模的 GPU 集群,前文已提及其总算力可达 3740 Petaflops,可以支撑海量数据和算法模型的分析、训练和推理。平台层则是一个人工智能通用算法的开发平台,可以实现从「数据存储、标注」到「模型训练、生产、部署、测试」的全链路、批量化过程。而算法层是基于平台层生产的创新算法模型,向企业开发者提供算法工具,目前商汤 AI 大装置已开发超过 17000 个算法模型。

绝影离不开商汤的 AI 大装置,是因为绝影赋能引擎就是建立在 AI 大装置上的,绝影的感知能力、智能驾驶和智能车舱等相关的算法,都需要经过 AI 大装置的淬炼才能不断增强实力。

AI 大装置作为一个算法库、模型库,也能为绝影相关算法的开发提供现成的物料,省去了从零开始的时间投入和资金投入。

可以说,AI 大装置让绝影有了自己独有的特色和优势,能够敏捷迭代,不断解决智能驾驶、智能车舱、路云平台开发过程中所面临的长尾问题。

3、绝影如何打通价值闭环?

任何一套技术解决方案,只有投入到商业化中才能真正实现价值。

在智能汽车产业链中,商汤绝影如何定位自己,这直接关乎到其商业模式的确立。

商汤绝影: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千里马」

根据行业发展的阶段和具体的项目情况,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移动智能事业群总裁、研究院院长王晓刚为绝影锚定了三个定位:

当硬件合作伙伴能力比较强的时候,我们作为 Tier 2 提供软件算法,由 Tier 1 来进行集成;当硬件合作伙伴在实力上有所欠缺时,它会直接影响到算法的实现效果,在这个时候,我们会变成 Tier 1,我们去找供应商设计和供应硬件,我们提供一个整体的打包方案;车厂自身的能力正在不断变强,当它能够比较好的去做软、硬件集成的时候,我们的角色就变成了软件的 Tier 1。

总结起来,商汤在智能汽车产业链,可以是软件 Tier 1、也可以是软件 Tier 2,甚至可以是整体方案的 Tier 1,这是一个非常灵活的角色定位,就看车企到底需要哪方面的能力。

那么,绝影要向谁供应?

首先,在行业里,不是所有车企都像蔚来、理想、小鹏这样的新造车,以及小米汽车、集度汽车这样的跨界造车势力拥有构建全栈自研能力的决心,就算有决心,也没有这样的资源和能力来进行整合。

但他们对于智能化转型的需求又非常急切,所以这些车企就需要类似于商汤绝影这样的方案。

一方面,这些车企可以直接引入商汤作为供应商,向其系列产品供应车辆智能化的解决方案,包括绝影架构中的智能驾驶、智能车舱等方案;

另一方面,这些车企可以借助商汤绝影的开放平台,在某些智能化领域构建起自力更生的能力,为后续能够部分自研打下基础。

当然,在这个方向上,商汤绝影不得不面临来自于科技巨头华为、百度、阿里等以及自动驾驶独角兽 Momenta 等的直接竞争。

其次,国外车企要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在智能化层面必然要寻找本土的供应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根据本土消费者的实际需求来开发功能,相关的开发和修改需求才能快速响应。

这个时候,商汤绝影就成了这类车企可以选择的方案。

目前,已经有一些国际车厂在国内敲定了本土智能驾驶的供应商,接下来就看商汤绝影的表现了。

除了盯紧国内庞大的智能汽车市场,商汤绝影还可以积极接触国外车企,探索出海之路。在这条路上,商汤不得不直面 Mobileye 的竞争。

但不必悲观,实际上,商汤和本田的合作就已经证明了这条道路的可行性,接下来就看这样的合作能否顺利往前推进,打造成标杆项目,这将对后续的新合作有积极推动作用。

面对着每年千万辆级别的智能汽车增量市场,在多条商业化路径的支持下,即使面对的竞争再激烈,商汤绝影并不缺少脱颖而出的机会,市场如此之大,有实力者会拿到属于自己的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