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捷豹路虎(Jaguar Land Rover)的母公司塔塔汽车(Tata Motors)公布了超出预期的2021/22财年第一季度亏损,全球芯片短缺拖累了这家英国豪华汽车子公司的销售。

塔塔汽车,三个月“亏”445亿卢比

塔塔汽车公司报道,截至6月30 日的三个月亏损445亿卢比(合5.98亿美元),上年同期亏损844亿卢比。根据彭博社(Bloomberg)的平均估算,分析师们曾预测损失约210亿卢比。

捷豹路虎则公布税前亏损1.1亿英镑(1.52亿美元),营收为49.7亿英镑(合69亿美元)。捷豹路虎在中国的销售额跃升了14%。而塔塔汽车产生亏损的最主要直接因素,是最近一个季度的原材料成本从去年同期的994亿卢比跃升至3731亿卢比。这让塔塔汽车难以承受。

氢燃料电池汽车步入快车道

捷豹路虎下调目标

12月3日,工信部发布《“十四五”工业绿色发展规划》明确,加快氢能技术创新和基础设施建设,推动氢能多元利用。

氢燃料电池汽车作为氢能利用的重要方式,近年来发展迅速。在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期间,张家口赛区共将投入625辆氢燃料电池车,为赛事提供交通运输服务保障。

根据塔塔集团7月8日发布的2021/22财年第一季度数据,集团所有乘用车的全球批发量为161,780 辆,同比增长102%。而塔塔旗下的捷豹路虎全球批发量为97,141辆(这次一季度销量,把12,699辆奇瑞捷豹路虎的销量计入了)。分品牌算,本季度捷豹品牌的批发量为 21,373 辆,而路虎品牌为75,768辆。

相比塔塔,2020年占据印度汽车市场份额51%、排名第一的玛鲁蒂铃木,2022财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为44亿卢比,低于分析师此前预期的78.7~98.7亿卢比的净利润。

本财年第一季度中,玛鲁蒂铃木的总销量为353,614辆,其中国内市场销量为308,095辆,出口45,519辆。这个销量,基本已经回归到2018/19财年第一季度总销量490,479辆三分之二的水平。

塔塔汽车,三个月“亏”445亿卢比

同样,玛鲁蒂铃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了成本上升的影响:“2021/22财年第一季度的利润主要受到了销量下滑的影响。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但是公司将继续努力降低成本。”

氢燃料电池与锂电池相比,具有哪些优势?何时能够大规模使用?本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有啥优势?

除了成本上升,塔塔在一份声明中称:“捷豹路虎目前预计,第二季(也就是7~9月)半导体供应短缺的情况将比第一季严重,这可能导致批发量比计划减少约50%。”这是由于,7月初捷豹路虎就发布警告称,第二季(7~9月)出货量将比预期差50%,因全球“缺芯”没有缓解迹象。

而且,“第二季捷豹路虎预计税前利润为负,自由现金流出不足10亿英镑。捷豹路虎预计,情况将在本财政年度的下半年(10月~明年3月)开始好转。”芯片危机迫使这家豪华汽车制造商暂停布罗米奇城堡和黑尔伍德工厂的生产。

捷豹路虎CFO马德尔(Adrian Mardell)在7月早些时候的一次投资者***会议上表示,捷豹路虎正与供应商和芯片制造商合作,以提高其汽车芯片的供应和控制力。该公司还将优先生产利润率更高的汽车,并希望调整原有汽车的配置。

——续航更久、更环保,在固定路线、中长途及高载重场景下更有优势

隆冬时节,400多辆氢燃料电池公交车已在张家口忙碌地运行着。据悉,这批氢燃料电池公交车已经实现零下30摄氏度极寒环境下的储存和冷机启动以及开启暖风空调场景下300-450公里的长续驶里程。北京冬奥会期间,更多氢燃料电池车将为张家口赛区提供交通运输服务保障,助力绿色冬奥。

塔塔汽车,三个月“亏”445亿卢比

Adrian Mardell

“双碳”目标驱动下,氢能源得到更多关注。国际氢能委员会预测,到2050年,全球氢能产业将创造3000万个工作岗位,减少60亿吨二氧化碳排放,创造2.5万亿美元的市场规模,并在全球能源消费占比达到18%。

马德尔表示,尽管如此,公司并不认为芯片短缺会推迟任何“重大”产品推出。而在CEO蒂埃里·博洛雷(Thierry Bollore)的领导下,捷豹路虎还计划在4年内实现产品线电气化,并完全放弃内燃机,这必然意味着它将更加依赖更先进的半导体。路虎生产线将在2024年推出其第一款全电动车型。到2025年,所有的捷豹车型将完全纯电动化。

捷豹路虎的表现对总部位于孟买的塔塔集团可谓至关重要。此前,毁灭性的新冠肺炎疫情和政府实施的封锁抑制了塔塔国内市场的需求。

氢燃料电池汽车是目前交通领域利用氢能的重要方式,以氢气为燃料,通过电化学反应将燃料中的化学能直接转变为电能,具有能量转换效率高、零排放等特点。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兼技术部部长王耀对本报记者表示,与锂电池电动车相比,氢燃料电池汽车续航足、加氢快、绿色环保。

“锂电池自身并不能发电,属于二次电池。而氢燃料可以直接作为汽车动力来源,且加氢方便快速,平均5-8分钟就能加满。”王耀介绍,氢燃料电池的能量消耗、碳排放比锂电池更环保,不仅没有氮氧化物等有害气体,甚至不会产生二氧化碳。此外,氢能源最大的优势就是可再生。除了工业副产品制氢外,还可通过煤制氢以及利用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

对于消费者来说,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续航更久了。“氢的能量密度更高,在超高能量密度的支持下,氢燃料电池车辆的续航里程很容易就达到或者超过现有燃油汽车。以在北美市场销售的丰田Mirai为例,新车型在海外测试中的实测续航里程达到了1003公里。”王耀说,此外,氢燃料电池的低温适应性更强。在严寒天气下,氢燃料电池不会受到低温带来的续航缩减、补能焦虑的影响。

王耀表示,氢燃料电池的特征决定了其在港口、物流园等相对封闭和固定路线,里程超过纯电续航上限的中长途场景以及高载重场景下将更有优势。“纯电车型由于当前技术条件下电池能量密度提升空间有限,重卡匹配长续航里程的需要,增加电池必然导致自重更重,因此氢燃料在载重量具有更大需求的场景上将更有优势。”

为啥火了?

——政策支持下获得快速发展,加氢站等基础设施积极建设中

2008年,塔塔汽车从福特手中收购捷豹路虎品牌,并且将其转变为在俄罗斯市场和中国市场的摇钱树,但2018年开始捷豹路虎遭受销量下滑,特别是在华销量遭遇滑铁卢,暴降50%。以至于,母公司塔塔不得不针对捷豹路虎启动25亿英镑的成本削减计划,并在全球范围内削减数千个工作岗位。

尽管2019年销售状况有所改善,但外媒还是传出报道,塔塔集团表示愿意为捷豹路虎寻找合作伙伴,“以解决目前两个品牌的经营困境,但并不打算出售。”毕竟,从收入上来看,捷豹路虎也占据了集团总收入的最大部分,所以,塔塔集团董事长纳塔拉詹·钱德拉塞卡兰(Natarajan Chandrasekaran)坚定地拒绝了:“我们不会出售捷豹路虎,汽车是我们的核心业务。”

2019年,氢能被首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2020年9月,财政部等五部委发布关于开展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的通知,提出将对燃料电池汽车的购置补贴政策调整为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支持政策,对符合条件的城市群开展燃料电池汽车关键核心技术产业化攻关和示范应用给予奖励。

在政策支持下,全国多地加快氢能发展。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已有50多个地级市发布氢能产业规划,北京、山东、河北、河南等省份相继出台“十四五”氢能发展规划或扶持政策,从产业规模、企业数量、燃料电池汽车、加氢站等方面明确阶段目标。

塔塔汽车,三个月“亏”445亿卢比

为了走出困境,2019年10月,塔塔汽车发布了多项重点活动计划,旨在改善该公司的业务运营和财务状况,并带来业务转机。其中包括针对塔塔汽车公司的Turnaround 2.0以及捷豹路虎的Project Charge+和Project Accelerate。塔塔的重点方针是通过实施战略计划,产生正自由现金流,削减成本并提升盈利能力。

而随着新CEO博洛雷2020年10月的到任,捷豹路虎开始了真正的转变。目前虽然有亏损,但是应该说已经脱离了危险,只是,现在还没到可以松口气的时候。目前,捷豹路虎因为芯片短缺积压了超过11万辆订单。

如北京市明确,2023年前培育5-8家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氢能产业链龙头企业,京津冀区域累计实现产业链产业规模突破500亿元、减少碳排放100万吨;2025年前,产业体系、配套基础设施相对完善,京津冀区域累计实现氢能产业链产业规模1000亿元以上。

同时,各地还出台了不同程度的氢能补贴和奖励政策。北京市在建设环节上对规模以上加氢站给予一次性定额补贴;在运营环节给予加氢站每千克氢气运营补贴;燃料电池汽车按照中央与地方1∶0.5比例安排市级财政补助。上海、重庆、河南等地近期也陆续出台氢能地方补贴政策。

印度市场上半年

其实,今年上半年印度市场整体看是一片大好形势。

加氢站也在积极建设中。加氢站是给燃料电池汽车提供氢气的燃气站,作为给燃料电池汽车提供氢气的基础设施,加氢站的数量近年来也在不断增长。有关机构发布的《中国氢能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初,国内共建成加氢站141座,73座正在建设,118座规划建设中。

塔塔汽车,三个月“亏”445亿卢比

按照印度媒体的说法,2021年上半年,由于之前被压抑的需求释放,乘用车行业处于强劲复苏的道路上。尽管有新冠疫情COVID-19的大流行引起的经济低迷以及乘用车和燃料的高价格通胀,其批发销量1,577,839辆还是成为印度整个历史上仅次于2018年H1的第二好数据。

实际上,从第一季度开始就很不错。印度汽车网站Autopunditz的数据显示,3月印度乘用车的批发销量同比增长128.0%至320,487辆。这不但是印度市场连续增长的第8个月,更收获了20年来的最高单月增幅。

“国家对于锂电池为主的新能源路线产品提供了大量的市场补贴后,促成了我国目前在全世界独特的新能源领先势头,实现了弯道超车。”王耀分析,与锂电池新能源汽车不同,氢燃料电池汽车要想抢占市场份额,不仅需要政策支持,还需要面对使用成本更低的柴油商用车市场以及对价格更为敏感的营运用户。因此,氢燃料电池车的发展之路还很漫长。

怎么发展?

——市场空间大,但规模化应用需突破核心材料及成本障碍

业内普遍认为,氢燃料电池车具有较大发展空间。根据中国氢能联盟预测,到2030年,中国氢气需求量将达到3500万吨,在终端能源体系中占比为5%;到2050年,需求量有望达到6000万吨。在终端能源体系中占比为10%,预计产业链年产值将达12万亿元。其中,交通运输领域用氢2458万吨,约占该领域用能的19%。这意味着氢能产业链未来有望与锂电产业链形成“双雄”市场格局。

总的算下来,2020~2021年财年的批发销量也达到270.7万辆,大致与前一财年的275.7万辆相当。因为印度的财年也是从第一年的4月1日至次年的3月31日为止,所以,每年一季度我们同样会看到车企们冲刺的现象。

不过,当前氢燃料电池车的发展仍面临一些阻碍。

部分核心材料仍依赖进口。“燃料电池技术一直在发展,技术进步带动了更持久、性能更好、更高效和更大规模的燃料电池系统。但其中部分核心材料尚未完全取代进口产品,仍需要进行一定时间的产品验证,以确认国产替代品的可靠性和耐久性能否满足需求。”王耀表示,这也是制约部分零部件成本高居不下的原因。

成本制约了氢燃料电池车实现规模化应用。在制造环节,目前国内的氢燃料电池产业链上的企业大多尚未实现批量化生产,企业研发投入较高,产品产量较小,制造成本居高不下。产业链各环节高成本叠加,导致氢燃料电池汽车成本居高不下。“从整体来看,虽然主要核心零部件已实现国产化、自主化,但仍需要一定规模的产业化才能够有效降低产品成本,实现整车价格的有效竞争。”王耀表示。

氢气的易燃属性,导致一些人“谈氢色变”,影响着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应用。对此,王耀解释,氢气具有高逃逸性,在相对开放环境及有效的储存装置的保障下,氢气不存在明显燃爆的风险。“车载储氢技术在目前相对成熟的高压气态储氢模式下,已比较安全,同时技术还在不断进步,安全性将进一步提高,让大家放心使用。部分民众的‘谈氢色变’需要通过科普的方式来提升信任感和接受度。国内已有数千辆氢燃料公交物流车辆在安全运营当中,未来将有更多这类公交车等市政用车出现在普通民众身边,届时大家对于氢气的安全将有更加直观的感受和理解。”

徐佩玉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此外,由于这是印度乘用车历史上首次连续3个月销量均超过30万辆,是以今年一季度印度的总销量也同比增长42.7%为932,479辆,超过了此前的最高值——2018年同期的84.6万辆。

塔塔汽车,三个月“亏”445亿卢比

6月印度车企销量排名

各大车企的批发表现也是“喜大普奔”,3月份14家车企增幅均在90%以上,其中塔塔、丰田、MG和Jeep还创下近年来的最佳单月成绩。这其中的塔塔汽车,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已连续高速增长长达9个月,且增幅均远远好于整体车市。

塔塔斩获不错的一部分原因是,塔塔有意减少了经销商库存。而更重要的是,在Nexon、Altorz和Tiago这三款主销车型的助推之下,再加上Tigor和Harrier的协助,塔塔的销量在不断提升,到3月已连续7个月超过2万辆。

此外,随着今年2月全新Safari的上市,塔塔的品牌销量得以稳步增加,并在3月凭借着29,665辆再次刷新2012年3月以来的单月最高纪录,今年一季度也收获销量前10车企中的最大增幅162.1%。这一优秀成绩还让塔塔的3月和一季度市场份额分别达到9.3%和9.0%。

但是,到了4月,由于上一财年结束,印度乘用车市场的批发销量降为286,392辆,没能继续保持在30万辆以上。接着就遭遇了全球“缺芯”的冲击,销量上也难以为继。塔塔的销量,也从3月的29,655辆,跌到了4月的25,096辆,5月的15,181辆,6月有所回升的24,111辆。

塔塔汽车,三个月“亏”445亿卢比

上半年印度车企销量排名

不过,让塔塔值得骄傲的是,豪华掀背车型Altroz将现代i20斩落马下。凭借着外观和技术以及动力版本较多的优势,这款早在2020年1月就已上市的车型终于在印度多个地区的销量超过现代i20,4月更是取代后者成为这一细分市场的第二名。

但2021/22财年开局的三个月下来,塔塔算算账竟然亏了这么多卢比,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当然,接下来塔塔还是同样得跟中国市场一起面对严重的芯片短缺。7月29日,在股价上涨近4%之际,塔塔表示下周开始提高所有乘用车的销售价格。

捷豹路虎裁员

实际上,亏损的同时,捷豹路虎还在印度大幅裁员。甚至在新冠疫情COVID-19之前,它就一直在疯狂裁员。2018年裁员1,000人,2019年又裁员4,500人。印度的《今日商业》3月份还报道,捷豹路虎正在对其印度业务进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裁员行动,裁员近三分之一。

塔塔汽车,三个月“亏”445亿卢比

其中,白领工作岗位约20人,主要是营销、销售和行政以及人力资源部门。这是该公司到下一个财政年度将非制造业工作岗位减少2,000人的全球战略的一部分,也是其正在进行的重组计划Project Charge+的一部分,旨在通过该计划节省约25亿英镑。

2020年捷豹路虎在印度豪华车市场落后,销量下降74%,市场份额下降10.6%。当然捷豹路虎并不孤单,相比之下,业内最大的梅赛德斯奔驰下降了43%,宝马下降32%,奥迪下降63%。

尽管进入印度市场已有十多年了,但捷豹路虎在印度的业务规模相对较小。它在浦那(Pune)有一个装配厂,与母公司塔塔汽车的Pimpri Chinchwad工厂很近。由于这轮裁员只涉及白领和非制造业工作,工厂的工人倒是不受影响。

塔塔汽车,三个月“亏”445亿卢比

塔塔汽车上半年各车型的份额变化

“自今年年初以来,一直有裁员的传言,但员工们相信印度是捷豹路虎在全球范围内的一个非常小的市场,可能会幸免于难。因此,这对许多人来说很震惊。”一位匿名员工说。“捷豹路虎的白领工作总数很低,所以即使裁员人数很少,按百分比计算也是相当高的。另一方面,这些人很容易被塔塔集团吸收,但不幸的是,没有完成。”

捷豹路虎对于被裁员的员工数量、提供给他们的遣散费等细节,或者高层管理人员的工资是否被削减等具体问题没有给出任何答复。只是发了一份很官方的声明:

“随着通过质量和利润高于数量的方法优先考虑创造价值的新趋势,我们正在创建一个更扁平的结构,旨在使员工能够以明确的目标快速创造和交付。我们需要减少实现精益基础的成本基础,这将使我们能够最有效地转变为更敏捷的组织。组织设计活动已经开始意味着业务中的某些功能可能会增加规模,而其他功能可能会减少以反映未来的愿景。”

塔塔汽车,三个月“亏”445亿卢比

Martin Uhlarik

虽然捷豹路虎的Project Charge+旨在降低成本,但根据“重塑未来”Reimagine计划,到 2039年实现其供应链和运营的碳中和,它将每年投资25亿英镑。这意味着,包括在印度还是会有新的招聘,但捷豹路虎目前没有提供任何具体数据。

除了捷豹路虎,塔塔汽车也在应对高层的管理变动。塔塔汽车CEO兼董事总经理根特·布切克(Guenter Butschek)于6月底离职。本来塔塔集团曾宣布戴姆勒卡车和客车公司的执行官马克·利斯托索拉(Marc Llistosella)将成为新的总经理和首席执行官,但后来表示他不会来。

这让塔塔很尴尬(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所以,虽然布切克Butschek从6月30日起卸任,但已同意在本财政年度结束前继续担任该公司的顾问。换句话说,还是得在九个月內找到接替的人选。Butschek在扭转塔塔汽车公司的困境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大多数拉动销售的车型都是在他任职期间推出的。这样的接班人不好找呀。

塔塔汽车,三个月“亏”445亿卢比

此外,塔塔汽车的设计总监Pratap Bose最近也辞职跳槽去了竞争对手马恒达,并在“油管”上接受采访表露心迹。此前的Tata Tigor、Tiago、Harrier和Safari都是他设计的。而不久前担任塔塔汽车欧洲技术中心设计负责人的马丁·乌拉里克(Martin Uhlarik)被任命为新的全球设计负责人。

好消息是,根据统计,2021年上半年前5名汽车制造商在印度占据85%的市场份额,这其中,玛鲁蒂铃木的市场份额下降到了46%,而塔塔汽车的市场份额则增加到了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