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深圳市区一路向东,沿着惠深沿海高速一路行驶,穿过梧桐树隧道,视线豁然开朗。汽车在山海之间穿行,风光旖旎的大鹏湾像一幅长长的卷轴画徐徐展开。大鹏是深圳历史的所在,是深圳叫“鹏城”的由来。

穿过迭福山隧道,坐落于山谷之间的城区依山傍海。道路两旁高大的树木,清脆的鸟鸣声在一排排泥灰色的建筑中回荡,让人恍若有穿越时光回到过去的错觉。这里便是深圳大鹏新区大鹏街道,是距离深圳市区最远的街道之一,却不失为深圳人告别城市喧嚣、归隐山海的好去处。

深圳最美长途汽车站悄然关停,深圳大鹏车站关停

市民愕然大鹏车站退出历史舞台

交通的建设完善,不仅联络了城市与城市之间的感情,也让国人的出行变得更加快捷。有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中国公路通车历程已达5亿9.81万公里,这其中高速公路的通车里程总计为16.10万公里,排名世界第一,铁路总运营里程已达14.6万公里。

当私家车、高铁、火车、飞机出行越来越便利之时,也有很多人想起似乎大巴车已经被国人冷落已久了。在早些年,火车与高铁尚未全面普及时,居民们首选的交通工具就是客车。尤其是每到过年时节,作为国内主要的交通工具,客车站更是人流爆满,然而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在看各个城市的客车站,即便是节假日却也没有往日的热闹之景,显得十分冷清。

数据显示,在2019年时,中国汽车客运站的营业客运量就减少了130.12亿人次,较同期下降了4.8%,而在2020年由于疫情的发生又给客运行业带来重创,据交通部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全国公路客运量总计为68.9亿人次,较同期下降了47%,同时2021年1月份全国的公路客运运输量也下降了49.4%。

2021年9月份的最后一天,即9月30日,由大鹏车站开往外地的最后一班汽车驶离后,这个服务大鹏新区23载的老牌汽车站,正式关停了。从这里乘车的经历,成了大家的心中的回忆。作为大鹏新区现存唯一的客运汽车站,大鹏车站曾经日发旅客数百人,是大鹏及周边地区市民前往广州、揭阳、茂名、河源、梅州及湖南洞口等地的重要车站。

国庆长假期间,市民王先生就匆匆跑来的大鹏车站,因为揭阳家里有急事,习惯性的就打车来到了大鹏车站,到了之后这才知道车站已经关停了。

只见原来的售票大厅、已空无一人,王先生只好重新打车准备去坪山高铁站买票回家。“我住的地方离车站不远,平时回老家都在这里坐车,尽管没有高铁那么快,但胜在十分方便,随时都能买到票,随时都能回去。”王先生说。

长途车司机见证客运事业飞速发展

每天开车穿梭在大鹏的大街小巷,黄师傅深深感受着客车和城市的发展变化。“当时的路况、车况都不好,想要凉快只能打开车窗(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司机人手一个毛巾,戴着草帽,夏天车上还会放个水桶,开车困了就可以洗脸擦脸。”黄师傅说,“那时不开窗车内又闷又热,打开窗户道路上又尘土飞扬,根本和现在没法比。”

随着时代的变迁,车内环境逐步改善。90年代开始,驾驶员座位上有了摇头风扇和可以放磁带的收音机,但是乘客们还没有。“现在好了,车内都是恒温,车子只要启动就有冷气,车内还装有电视,近几年新换的车里还装了车载WiFi。一开始我们都是用老式的钥匙开车门,现在只需要遥控开门就可以了。”黄师傅说。

“有幸能见证客运行业的变化,感觉很震撼,也很幸福。”黄师傅已经在驾驶员岗位上走过了20余年,他说,驾驶客车奔波在道路上,将南来北往的乘客平安送达,是一件无比骄傲的事情。

“最早时,公司车辆很少,等待的时间也比较长,那时候的大鹏没有这么多游客,汽车站主要服务本地居民去深圳市区或者省内其他城市。”汽车站林站长说。乘客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乘客出趟门大多“肩挑手扛”要带很多行李,甚至还有带活蹦乱跳的鸡鸭出门的,一辆新车一年下来几乎就“面目全非”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乘客都“轻装上阵”,不少乘客只拿着个***,生活工作就都办妥了。

“现在足不出户,用***就能查票买票,以前根本不敢想。”林站长说,原来购买车票,需要到售票窗口,有时还得排长队,赶上出行高峰期,可能都买不上车票。如今,互联网发展迅速,只需一部***,操作一下就可以购票了,简单方便又快捷。

汽车站重归平静仍将发挥余热

汽车站的客流带动了大鹏的繁华。林站长回忆,因为旅游开发和工厂落地大鹏,“汽车站周围有十几家旅店和商铺。车站附近不仅能买到本地产的东西,还能买到广州、甚至香港的 ‘新鲜货’。”那时候,时不时有人托他捎点外省的商品回来。

近年来,大鹏汽车站乘客寥寥,日均发送仅个位数,营收遭遇断崖式下降,企业严重亏损,经营困难重重,已到了被迫转型的阶段。“车站经营难以为继,只能选择关停。”对于车站的关停,林站长也有些无奈,“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大家都是开车自驾来大鹏了,还有不少人出行都是去坪山高铁站坐高铁了。顺风车之类的网上打车让出行变得更容易,没有人再愿意等固定班次的客车了。”

由于交通行业是非常特殊的一个服务行业,客运站工作人员往年都牺牲了节假日,在工作岗位上疏散客流。林站长自从来到大鹏车站工作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全年无休。“以前的时候特别忙,尤其是大鹏有了工厂之后,每年春节都是最忙的时候,车站很多人都不能回家过年,甚至吃饭的时候人都不齐。”

记者了解到,车站人流量下降的原因主要是以高铁、城际轨道为核心的轨道交通体系迅猛发展,给客运班车行业带来了直接冲击。再有,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民收入及消费水平的提高,家用轿车已替代了部分客运班车需求。另外,不断完善的地铁、公交服务以及预约、定制公交的出现,占据了短途客流的主要市场。还有,网约车等新业态快速发展给传统道路客运带来巨大的压力。

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大鹏管理局负责人表示,大鹏汽车站在配合各进站道路客运线路经营者办理线路变更站点、注销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等相关手续后,办公场所将继续保留。未来,大鹏汽车站将积极转变发展观念,整合资源服务公共交通,为社会继续作出应有的贡献。

“虽然车站不再热闹,但这却正是我们生活越来越好的见证”,林站长说。喧嚣褪去的车站,也抚平了小镇曾经的躁动。如今车站少了南来北往的过客,在青山和碧海相闻之中回归生活的平静。

初秋的午后,林站长坐在空荡荡的汽车站里。一阵引擎发动的声音响起,汽车的声音由近及远,林站长顺着声音抬头向远处望去,许久都回不过神来。

采写:南都记者 刘诗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