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家欢乐几家愁”,这句话完全可以概括2021年新能源市场的变化。

在这一年里,有人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特斯拉依然是这个市场的王,销量持续增长,市值突破万亿美元大关,成为世界首家市值破万亿美元的车企;造车新势力中的“ 蔚小理”虽然一直在为番位之争,但各自的销量依然创下了新高,其中小鹏汽车甚至连续2个月销量破万成为造车新势力的销冠。此外,哪吒汽车在这一年里不仅在销量上逐渐缩小与“ 蔚小理”的距离,它的IPO也仅有一步之遥。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不过在这一年里,也有人暗淡离场。前有豪掷5000万购买零食的拜腾汽车终于在熙熙攘攘当中退场,后有宝沃、华晨与力帆多家传统车企迎来最后的破产清算。

新能源市场就是一个巨大的名利场,有人在这里获得了极大的关注度,成为了人生赢家,它也是个巨大的绞肉机,埋葬了不少有志之士。虽然失败者众,但仍有不少人前赴后继进场,盒子、宾理以及最近的牛创都纷纷入局参与这场造车的盛宴。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在这个迎来送往的名利场当中,一些沉寂的车企也趁着新能源风口又起在寻求最后的一丝的生机,众泰汽车已经被批准获准破产重组,而此前已经拖欠供应商、员工工资多时的前途汽车最近也活跃起来,并且动作还不小,似乎有继续在新能源市场大干一场的想法。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12月18日,前途汽车在自己的官微上推送了新消息,正式发布了前途汽车2022年发展规划。根据该发展规划,前途汽车未来将在新材料、新能源、新智能方面的技术研发与应用。同时,前途汽车还宣布旗下全新车型前途K20将于2022年正式上市并布局海外市场。此外,前途汽车还在前途汽车的厂区中举行了前途K50下线并向新用户交付前途K50仪式。

对于前途汽车此番操作,坊间纷纷惊呼前途要“复活”。事实上,前途汽车“复活”的迹象在此前就有端倪了。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12月2日,自2020年7月30日推送过后沉寂了一年多的前途汽车官微再次推送了一条新消息并配文“疾车独爱枫林晚,悠悠前途行路心”,其实已经在暗示前途汽车即将复工。而在12月7日,前途汽车则在新的推文中表示,它将携手金港控股、蓝海创意签署元宇宙赛事战略合作协议,三方将携手进军元宇宙,并且前途汽车将在这项合作中提供车辆改装方案及改装零部件;在12月10日,前途汽车在自己官微上推广自己的抖音号,并且配文,“好久不见,我又回来了……”,正式向外界宣示它的回归。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随着这次全新的发展规划正式发布以及K50的继续交付,阔别市场一段时间的前途汽车重新回到主流的视野当中。那么如今重新进场的前途汽车还有机会卷土重来么?

前途汽车生不逢时?

对于前途汽车,它的母公司长城华冠在创办前途汽车之前是一家专注汽车设计类公司,曾在 2007 年曾参与过萨博汽车、长丰、北汽等车企的电动化改造项目,拥有比较丰富的汽车行业资源与经验。在2010年,长城华冠就设立了电动汽车事业部,亦即是前途汽车的前身,可以说在新能源的赛道里,前途汽车也算是早早就开始入局了。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然而入局早并不意味着占有先机。都说造车是极为烧钱的行业,李斌就曾说没有200亿不要造车,而前途汽车自成立开始就一直为钱发愁。事实上,无论是相比于背靠大华安防的零跑汽车,还是在资本市场所向披靡的“蔚小理”,早早就开始造车的前途并不宽裕,它一直都只能靠母公司长城华冠输血。数据显示,自 2015 年在新三板正式挂牌至今,长城华冠共募得资金超过 20 亿元,不过随着新三板持续走低,长城华冠在2019年也终止了在新三板挂牌,并连发四则公告暂停股票转让,最终选择摘牌退市,自从前途汽车连最后融资渠道也失去了。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除了融资少以外,早早就解决了发改委和工信部的双重资质的前途汽车在苏州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建起前途汽车苏州基地,其先期计划产能仅为5万台,与蔚来、小鹏汽车动辄10万、15万的产能比较,前途汽车的造车规模属实寒酸。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虽然钱、资源都比较匮乏,但前途汽车的造车之路自从拉开了序幕。为了能够在新能源市场里迅速打开局面,前途汽车选择了当时已经被证明过的路线,那就是模仿特斯拉的成长轨迹,寄托于先用跑车打开市场,再推出其他中低端产品。事实上,这样的操作在当时并不鲜见,蔚来汽车在起步阶段也是采用类似的操作,利用超级电动跑车EP9刷新纽北纪录以及电动方程式年度冠军的形式达到广泛的传播。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虽然事后来看,前途汽车此番操作最后以失败告终,但在当时前途汽车推出K50还是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在2014年4月北京车展长城华冠的展台上,前途汽车首款概念车K50首秀亮相,凭借着全铝车身、大面积碳纤维覆盖件以及不俗的性能成为了当届车展的焦点,一时风光无两。在前途CEO陆群看来,K50就是给前途汽车“定调、定位、定空间”的,所以它极其重要。作为一款纯电跑车,虽然正式上市后的K50近70万的售价引起了极大的争议,但对于当时缺乏关注度的前途汽车来说,这是一个成功的开始。事实上,前途CEO陆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直言,K50从价格甚至性能方面并不尽如人意,但就企业大局观而言,这款产品可能仅仅是其冲破燃油车市场的其中一颗“子弹”,可见前途汽车对前途K50的目标销量并不高。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2014年亮相,经过几轮难产的前途K50最后终于在2018年三季度赶上了第一批量产交付的大潮,但上市后,这款曾经热度颇高的车企却引发了诸多争议,市场并不买账,上市后一年的累积销量也不到200台,可以说这款造型出色的纯电跑车的发展明显不如预期。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当K50销量不振的同时,前途汽车还遭遇资金危机。据媒体报道,前途汽车自2019年7月份开始就已经有员工开始停止发放工资了,并且在11月份前途汽车取消了几乎所有员工的住房公积金。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遭遇危机的前途汽车还遇上了行业的冷冬。随着2019年新能源政策的大幅度退坡,大量的新能源企业陷入了危机当中,2019年下半年开始,华泰、众泰、长江、绿驰、云度与博郡都相继被爆出欠薪的消息,甚至连行业的巨头“蔚小理”都不得不进行以裁员、开源、节流等多种方式度过寒冬。最终,深陷资金困境的绿驰汽车被河南政府“兜底”,成为造车新势力中第一家被国资控股的企业,而蔚来汽车则与合肥政府牵手,拿到了超100亿元的救命钱。相比之下,本身就不宽裕的前途汽车最终没有等来救星,最后只能落地一地鸡毛,转身退场。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回顾前途汽车这几年的历程,有人说它的失败是战略失误,以性能纯电跑车入场是个错误的选择,但在2014年那个时候,本身条件并不出色的前途汽车只能摸着特斯拉这个石头过河,而且前文也提到了蔚来汽车也是采取类似的方式的,只不过一个成功了,一个失败而已。不过近年来,随着国内新能源渗透率的增加以及消费者对自主高端品牌的认可度提高,特别是像在高合汽车推出近80万售价的SUV车型高合HiPhi X持续热销的背景下,开始有不少人谈论如果前途汽车还在的话,K50的命运甚至前途汽车的命运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前途汽车是否还有“前途”?

对于重新开始交付K50的前途汽车来说,更宽容的市场是否意味着它将有更好的前途呢?并不见得。

毫无疑问,就算以今天的角度来看,前途K50仍然算是一款性能与造型都俱佳的跑车,而且K50是该细分市场里是唯一一款在售的新能源跑车,如果前途汽车做好宣传,我毫不怀疑重回市场的前途K50可以获得一些追求性能以及个性的消费者追捧。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然而,就算前途K50能够在明年能够获得一定订单量,甚至有机会完成它此前定下的几千台的年销量的目标,但这对想重新脱颖而出的前途汽车来说,还不够,几千台的销量是难以支撑前途汽车熬过来的。可以说,重新交付的K50对前途汽车的意义重大,但它的定位仍没有改变,仅仅是前途汽车的图腾而已。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前途汽车要想活下去还是得靠一款热销的车型。按照前途汽车的规划,除了首款纯电动跑车K50外,它还将基于三大平台推出10款新车。其中包括轿车、中大型乘用车、小型乘用车等不同类型的车型。而在18日举办2022战略发布上,前途汽车则表示其第二款车型K20将在2022年上市。阔别市场1年半以后,前途汽车新车迭代的速度确实快了很多,但从发布的车型来看,前途汽车似乎仍然坚持此前坚持此前的路线规划。对于为何不发展SUV车型,此前陆群就曾说过,“目前竞争激烈的SUV车型是否还需要一款纯电SUV车型,其次则是未来是否会流行全新的车型品类,最后则是SUV车型的车主往往需要考虑长途出行,而纯电动车在续航方面的劣势会在这点需求上被放大”。如今来看,他看法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它推出的第二款车型仍没有办法支撑它熬过去。K20与K50一样都是定位于跑车,不过定位明显要低于K50的,与此前零跑汽车推出的S01的定位非常接近。对于这样的一款新车,有零跑S01这个前车之鉴在前,以K20的定位来看,应该也很难做到热销的。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事实上,在前途汽车的规划里,反而是一度接近量产定位于微型电动车的K10是有机会热销的。随着五菱宏光MINI EV的爆发,目前的微型电动车是目前新能源市场最火的一个细分市场,众多的车企纷纷瞄准该市场接连推出新车型。只不过根据前途汽车内部人员的爆料,这款新车的量产计划最终因资金等问题而不了了之。随着前途汽车2022年的战略发布会正式确认K20将在2022年量产后,K10的量产更是变得遥遥无期。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对于前途汽车来说,重新回到主流视野最重要的就是要活下去。与前途汽车一样,零跑汽车最初也是以跑车入场造车的,并且推出了首款入门级小跑车。当时零跑汽车对零跑S01也是寄予厚望,但与K50一样,零跑S01推出市场也遭遇了滑铁卢,最终以失败收场。只不过零跑汽车略微幸运一些,在S01失败后迅速推出了微型电动车零跑T03。虽然一开始曾被业内质疑模仿奔驰Smart车型,但凭借较低的购入门槛、同级别最高的续航,零跑T03还是获得不少年轻人的追捧。T03上市后,它在2020年累计销量达到10266台,成为零跑汽车的销量主力。来到2021年,零跑汽车1-9月份零跑累计交付量达34731辆,其中大部分由零跑T03贡献,可以说如今零跑汽车能够熬过来T03功不可没,所以对于对于前途汽车的2022年战略为何选择量产K20而不是K10,坊间不少人纷纷表示不解。综上所述,前途汽车早期选择K50可以说无奈之举,但如今重新”复活“后依然坚持最开始的战略计划,反而不是及时止损,明显有些出人意料。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事实上,时过境迁,特斯拉的发展模式已经不再适合的“复活”的前途汽车了,反而像零跑汽车、理想汽车的商业模式更适合深耕中国市场的车企。君不见,再次创业的李一男同样面临资金的问题,仅融了5亿美元的牛创汽车直接就对着理想汽车“抄作业”。不难发现,如果不及时调整战略,卷土重来的前途汽车“前途”依然渺茫。

迷雾中的新出路

那么对于此次高调回归的前途汽车来说,真的只是利用K50结合一些热点进行炒作,为如今本就花样繁多的新能源市场再添谈资么?我想,前途汽车应该不会没有这么短视。

事实上,虽然前途汽车此前陷入了经营危机当中,不过早早就已经获得双资质的前途汽车在目前新能源市场里仍是一个不错的标的。此外,前途汽车焊装车间总占地面积18974平方米,拥有131台工艺设备,并且车间内实现了高自动化、高柔性化的生产要求,虽然目前江苏苏州工厂大部分车间都处于停工状态,但已经具备车辆生产交付的能力,在此次2022战略发布会上,前途汽车特意举办K50下线仪式并进行交付就是想证明这一点。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值得的一提的是,此前被人认为蹭宾利热度的宾理汽车也与前途汽车扯上了关系。企查查信息显示,由前大众中国高管苏伟铭创立的宾理汽车已经与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产生关联,目前长城华冠持有刚成立不久的北京宾理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20%的股权。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作为前大众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前雷诺中国CEO,苏伟铭拥有20多年的汽车行业从业经验。从过往的经历来看,苏伟铭不仅非常熟悉企业战略运营,也极其了解如何打造品牌和产品。与此同时,他还拥有非常深厚的人脉和资源。可以说,在造车这条赛道里,苏伟铭并不逊色于华人运通的丁磊、李想等人。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据了解,有媒体报道宾理汽车旗下的首款新车将在2022年4月开幕的北京车展上正式发布并公布其产品信息。根据目前获取的信息来看,宾理的首款车型很有可能是主打豪华和智能化的高性能四门纯电轿跑车,定位对标保时捷Taycan。

乘着新能源的第二波热潮,复活的前途汽车有前途吗?

不过截止到目前,宾理汽车仍是一家无造车资质,也无生产基地的造车新势力车企,此时与长城华冠产生关联,结合宾理的新车定位以及前途汽车的flag,宾理汽车很大机会通过前途汽车代工入场造车,所以前途汽车此前的多番动作以及发布2022年的新战略的行为就可以理解了,除了显示自己的实力之外,我想应该也有待价而沽的想法。

总结:如今的新能源市场早已经不是2015年野蛮生产的新能源市场,随着新能源汽车回归市场导向,诸如像蔚来、理想、小鹏等造车新势力日渐崛起,与此同时传统车企加速新能源转型与科技公司频频入局造车,在这样的背景下,回归主流视野的前途汽车成色几何,仍要打个问号。如果前途汽车此番回归真的是有意造车的话,那么它急需推出足够吸引用户的拳头产品,才能实现完美转身。只不过前途汽车此前多番操作到底是真的想重新造车还是虚晃一枪,还是“卖身”前的一番炒作?我想很快就能看到答案。